更多精彩
  1. 钱柜娱乐平台
  2. 情感天地
  3. 心情随笔
  4. 爱情美文
  5. 伤感日志
  6. 励志文章
  7. 经典语录
  8. 伤感故事
  9. 感人故事
  10. 人生哲理
  11. 非主流文章
  12. 经典语句
  13. 发表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奏了锦瑟,思了华年

时间:2016-11-26 作者:卿墨儿 阅读:9
    【壹】犹记当年初见时
  
  月黑风高的夜晚。
  
  “呦,美人儿,你怎么不跑了?不是刚刚还挺能跑的嘛。”几个长相凶恶的大汉将一名女子逼在了墙角,一脸淫笑地欺身上前。
  
  锦瑟背部紧紧贴着墙壁,水灵的眼眸闪过一抹惊慌,却强装镇定,双手紧紧拽着领口,终于在其中一个大汉的触碰下忍不住发出“啊!”的尖叫声,发了疯般地一阵胡乱踢打。
  
  “呵,还是个小辣椒呢。不过,爷喜欢,美人儿,不如今日你就从了爷吧,保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一个面貌狰狞的大汉在被锦瑟踢了一脚后,不怒反笑,再次伸手去拽锦瑟,却不料被她狠狠地咬住。大汉吃痛收手,锦瑟趁机推了他一把,慌忙跑远。
  
  “该死的!”大汉咒骂一声,握住被锦瑟咬出血的手,气急败坏地对着手下命令,“追!务必把她给我追回来,否则主子怪罪下来,我们都活不了!”
  
  眼看着身后的距离被越拉越小,锦瑟心下惊惧,更加不要命般地向前奔去,谁知却冷不防地撞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疼得她倒抽一口气。但是现在可顾不得什么疼痛,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公子救命!”锦瑟仿若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喊道,顺势躲在了男子的身后。
  
  “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苏锦辰一双丹凤眼稍稍上挑,看了眼远处正在快速逼近的几个大汉,转眸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锦瑟,语气中颇有些玩味的意味。
  
  “这……”锦瑟愣了一下,一时间找不到理由,眼看着不远处已经将自己和男子一起围住的大汉,狠下心来咬了咬牙,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高声喊了句:“夫君,他们要杀我!”
  
  苏锦辰愣了愣,突然笑了,笑得锦瑟心里发虚,不由得将他的脖子搂得更紧。
  
  “既然他们要杀娘子,那为夫便杀了他们又如何?”苏锦辰嘴角上扬,低头贴在锦瑟耳旁,“只是娘子如此抱着为夫,为夫可怎么杀人?”
  
  锦瑟这才放下心来,知道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于是急急忙忙松了手,站在男子的身后。
  
  几位大汉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疑惑之。终于有一位大汉吼了一声:“既然是一伙的,那就全部杀,不留一个活口。兄弟们,上!”
  
  苏锦辰冷哼一声:“不自量力。”随即旋身抽出剑来,转瞬之间便抵住了几位大汉的攻击,挽了一个剑花,毫不留情地刺入了刚刚说话的大汉的胸膛,又迅速地拔了出来,虚晃一招,锦瑟只感到眼前一花,再睁眼时那些大汉已经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锦瑟深吸一口气,提步走到苏锦辰面前,屈身行了一礼。
  
  “娘子何须客气,夫君救娘子乃是天经地义。”苏锦辰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将剑入鞘,轻轻捏了捏锦瑟的脸蛋,“来,好娘子,再叫一声夫君来听听。”
  
  “公子说笑了。”锦瑟向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避开苏锦辰的魔爪,“小女子锦瑟,不知公子如何称呼?来日定当相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苏锦辰沉吟了一句,突然赞道,“当真是好名字!为夫名叫华年,锦瑟思华年,为夫竟不知道娘子深爱着为夫。既然如此,今日之恩,不如娘子以身相许如何?”
  
  “公子休要胡说!”锦瑟有些恼怒地跺了跺脚,背过身去不再搭理他。苏锦辰不觉有些好笑,继续寻她开心:“娘子可是害羞了?方才不是一口一个夫君喊得热乎嘛。”
  
  “……”
  
  得知锦瑟是四王爷府上的歌姬,住在四王爷府邸,苏锦辰便一路将其送到门口。看了眼王府的大门,锦瑟转过身来对着苏锦辰客气道:“劳烦公子了,小女子已经到了,公子请回吧。”
  
  苏锦辰摇了摇头,突然向她伸出了右手,掌心向上摊开,勾了勾手指。
  
  “啊?”锦瑟不禁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意思?
  
  苏锦辰一双丹凤眼瞪过来:“啊什么啊?你以为我闲的慌大半夜出来就为了救你?难得今晚月黑风高,适合偷盗,结果就碰上了你,搞砸了我的计划,你不应该给我些赔偿吗?”
  
  “呃……”锦瑟扶额,抬头看了眼苏锦辰,果然人不可相貌,模样看着俊美非凡,竟是个小偷。但见对方寒着一张脸,想了想,将长长的蝴蝶耳坠卸下放在了他的手心。
  
  苏锦辰小心翼翼地将耳坠放在袖子里收好,这才喜笑颜开:“娘子待为夫真好,这定情信物,为夫收下了。时候不早了,娘子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为夫有空再来看娘子。”
  
  锦瑟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可惜话到嘴边却没骨气地变成了:“公子路上小心。”
  
  “娘子可是在关心为夫?放心,为夫身手很好的。”苏锦辰嘴角上扬,心情甚是愉悦,“这玉佩给你,且当做定情信物吧。”
  
  说着不由分说地将一枚泛着绿光的玉佩塞进了锦瑟手中,还未待锦瑟反应过来,苏锦辰已大笑着提起轻功,转瞬之间便已消失不见。
  
  【贰】夜入王府探佳人
  
  这几日锦瑟睡得颇不安稳,每次稍有些许声响便会从睡梦中惊醒,彻夜无眠。
  
  这晚,锦瑟刚入睡没多久,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极浅极浅的叹息声,惊得锦瑟心里一颤,条件反射般从床上跳起,一脚踹向床边的黑影,硬生生将其踹到了地上。
  
  “哎呦,娘子真是不贤惠,用那么大的力气做甚?”苏锦辰呲牙咧嘴地站起身来,小声地抱怨。
  
  锦瑟强忍着怒气:“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幸亏她最近少眠,为了方便没脱衣服,否则岂不是被这无赖看光了?
  
  “为夫想娘子了,前来看看娘子不行吗?”苏锦辰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顺势又坐在了床上。
  
  锦瑟懒得理他,弯下腰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出自己的鞋子穿上,站起身来像拎小鸡一样提着他的衣领,将其从床上拽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往门口拉。
  
  “娘子想干嘛?”苏锦辰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紧扒着门框不愿松手。
  
  “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能对你华年华公子做些什么?小女子不过是想送公子出门罢了。”说着便要开门。
  
  “别,千万别。”苏锦辰故作慌乱,急忙压低了声音解释,“我暴露了行踪,王府的侍卫正在搜捕我呢,娘子你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似是为了印证苏锦辰的话一样,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锦瑟姑娘,有人闯入了王府行窃,属下奉命搜查,还请锦瑟姑娘开个门。”
  
  锦瑟回头看了眼身后,苏锦辰一脸“我没骗你吧”的表情。锦瑟不禁低头扶额,赶紧走回床榻旁,声音透着深深的倦意:“哦——,我就说刚刚有个人影从我窗前飞过,原来是小偷啊。”
  
  门外的侍卫一听,急忙追问:“锦瑟姑娘可看到那小偷从哪个方向逃走了?”
  
  “那人影也只是一晃而过,似是从东面逃走了。许是我眼花看错了,大人不必放在心上,我这就为大人开门。”
  
  “不必了,锦瑟姑娘好生休息吧,属下不打扰了。”侍卫长匆忙掉头,下达命令,“那个方向,追!”
  
  听着侍卫离去的脚步声,锦瑟终于松了口气,狠狠地瞪了一眼苏锦辰,语气尽力地显得客气:“华公子,我已将侍卫骗走,你还是快离开吧。”
  
  苏锦辰嘴角微抽,他何时这么不招人待见了?遂讨好般地凑了脸上来,语气委屈到了极致:“娘子就这么想赶为夫走的?”
  
  想!非常想!
  
  锦瑟很想这么回答,但想起这家伙毕竟救了自己一命,语气便又客气了几分:“并非小女子想赶公子走,只是如今你被发现,若是找不到你,王府的侍卫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为了公子的安全着想,公子还是快走吧。”
  
  “哦,原来如此。”苏锦辰故作恍然大悟状,一拍脑门,“瞧我这脑子,见了娘子都兴奋得忘了这点了。既然如此,为夫就不在这久留了,为夫现在就走。”
  
  听着苏锦辰一口一个娘子、为夫,锦瑟真的很想上前堵住这张臭嘴,但转念想想他终于愿意离开了,还是咬咬牙,忍了。
  
  锦瑟稍稍地开了窗子,探头向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扭头对苏锦辰道:“公子快走吧。”
  
  苏锦辰收了挂在脸上稍显无赖的笑容,闻言点了点头,一个跃身跳出了窗子,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亲眼看着苏锦辰离开,锦瑟这才撇了撇小嘴,关了窗,顺便将其锁上了,暗自摇了摇头:看来以后还得多个锁窗的习惯了。
  
  第二日清晨,锦瑟梳理整齐,刚打开门便察觉到了王府不同往日的气氛。四五个丫鬟聚成了堆,小声地谈论着什么。锦瑟见此心生好奇,便装作不经意地从她们身旁路过,顺势听了几句。
  
  “我就说昨晚为何如此吵闹,原来当真是进了小偷。”一个丫鬟小声地道,“能进入王府偷盗,也不是一般人啊。”
  
  “当然不是一般人。”另一个丫鬟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道,“我可听方侍卫说了,那个小偷可是我们北城出了名的神偷‘鬼首’,从未失手过。”
  
  “那这次他在王府偷了什么呢?”
  
  “这……,谁知道呢,我们只是个丫鬟,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其中一个面目清秀的丫鬟似乎不愿多说,胡乱回了句便欲离去,刚转过身去就看见了锦瑟,急忙行礼,“见过锦瑟姑娘。”
  
  锦瑟淡笑点头,随口问候了几句便离去了。华年,鬼首,难怪武艺会如此高强,鬼首的大名在北城可是如雷贯耳呢。
  
  【叁】佳人一曲倾天下
  
  在四王爷府上当歌姬的日子向来都是清闲的,锦瑟便在院外种了些花,闲来无事浇浇花,打发时间。
  
  这日,锦瑟正舀了一勺水洒向花朵,管家自远处急急忙忙走来,还没站稳就气喘吁吁地开口:“今日王府来了贵客,王爷让您前去后花园的乐水亭助兴。锦瑟姑娘还是快收拾一下,赶紧去吧。”
  
  虽说整日来往四王爷府的贵客极多,可王爷却从不叫她去待客,理由是这些人还没有资格一睹北城第一歌姬的绝色容颜。今日这贵客,恐怕身份地位极高吧。
  
  想及此,锦瑟连忙点头应了,转身回房换了身浅紫色的坠地长裙,又将发髻重新理了理,这才抱着琴朝着后花园走去。
  
  远远地听见乐水亭传来一阵欢声笑语,舞姬一曲舞毕,恭敬地行了一礼后便袅袅娜娜地退下,见到锦瑟时屈了屈身:“锦瑟姐姐快去吧,王爷想必都等不及了。”
  
  锦瑟淡笑着点头,随即加快了脚步。这时亭内四王爷的声音响起:“来人,去看看锦瑟姑娘怎么还没来。”
  
  锦瑟急忙挑开亭子前的珠帘,对着四王爷屈身行礼:“锦瑟来迟了,还请王爷恕罪。”
  
  “罢了,罢了。”四王爷挥手示意锦瑟起来,“这位是二王爷。”
  
  锦瑟连忙又低头行了一礼。
  
  二王爷笑着亲自将锦瑟扶起来,这才对着四王爷打趣道:“早闻北城第一歌姬容貌倾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四弟你可真是小气,从不让锦瑟姑娘露面。”
  
  “哪里哪里?这不是将人给王兄带来了嘛。”四王爷连忙摆手,转而对着锦瑟道,“当初的那曲《宫心》本王颇为喜欢,今日便唱那首吧。”
  
  锦瑟微愣,不明白四王爷为何特意提出这首曲子,也不便说出,只得对着四王爷行了一礼,走到石桌前坐定,试了试琴音,便开始了弹唱。
  
  锦瑟的声音本就动听,加上从小便以弹唱为生,她的声音很容易使人陶醉,沉浸在歌声中。琴音袅袅,歌声柔柔,一阵清风徐来,扬起了她的如瀑长发,衬着那如画般秀丽的风景,越发美的不可名状。
  
  一曲毕,二王爷首先赞叹:“好啊,不愧是北城的第一歌姬,如此风采,当真是风华绝代。”话锋陡然一转,“只是不知锦瑟姑娘可懂这曲中的深意?”
  
  锦瑟心中警铃大作,面上却不动声色,垂首答道:“锦瑟愚钝,不曾悟解。”
  
  “谨慎小心,不自骄自傲。好个心思玲珑的姑娘。”二王爷轻轻拍了拍手,由衷赞叹。
  
  四王爷笑笑,语气中不无轻松:“如此看来,锦瑟便是这最好的人选了。”又转而对着锦瑟道:“锦瑟姑娘,如今皇上选秀,你可愿前往?”
  
  锦瑟的身子微不可微地轻颤了下,随即跪下叩首:“能为王爷效劳乃锦瑟之福,锦瑟自当愿意。”
  
  第二日宫里便有公公手捧圣旨前来宣旨,意思无非是锦瑟姑娘贤惠美丽,端庄大方,封为琴妃之类的话。锦瑟垂首接过,没人看到她此时的表情,冷静阴沉的可怕。
  
  坐在前往皇宫的轿子里,锦瑟从怀中摸出一枚玉佩,缓缓地摩挲着,心里满满地想的竟都是苏锦辰,那个丹凤眼微微上挑的男子。
  
  华年,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这些事情。皇帝和四王爷的争锋,我的立场,这些事情,还是由我一人承担吧。锦瑟低头看着玉佩上的“苏”字,一滴泪悄悄划过脸颊,恰巧滴落在了玉佩上。透过那滴晶莹的泪珠,锦瑟不由得思绪翻滚……
  
  “你当真愿意去那龙潭虎穴?”苏锦辰听闻消息悄悄翻墙进来,急切地拉住她的手问。
  
  “是的,这是我的使命,我必须完成。”锦瑟看着被苏锦辰握住的手,心中竟有一丝悸动,有些不愿抽出。此时的她,褪去了那股灵动,隐隐透出了冷静和稳重。
  
  苏锦辰的眸中隐隐窜动着火苗似要燃烧,声音中压抑着深深的怒意:“你的使命?你口口声声说你的使命,那你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以自己的清白之身为四王爷效力,可值得?”
  
  锦瑟低头,小声地蠕动着嘴唇:“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
  
  “秘密?”苏锦辰微微眯眼,冷笑着将她扯入怀中,“好,我不管你有什么秘密,我只问你一句,当一切结束后,你可愿跟我离去?”
  
  锦瑟闭口不语。一时间可怕的寂静充斥在黑暗中,时间缓缓流逝着,久到苏锦辰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开了口:“我……愿意。”
  
  “琴妃娘娘,乾承殿到了,请娘娘下轿吧。”轿外公公恭敬地声音突兀的响起,拽回了锦瑟的思绪。锦瑟淡淡应了一声,借着公公伸出的手轻巧的跃下了轿子。
  
  一步步走上高高的台阶,跨进了乾承殿的殿门,锦瑟在皇上面前三步的位置站定,语气平静地不起一丝波澜:“锦瑟无能,让您失望了吧。”
  
  皇上毫不介意她的无礼,舒服地斜躺在龙椅上,摇头道:“不,你怎会无能呢?你就是太能干了,才会被四弟当做奸细放在朕的身旁。”顿了顿,又道,“既如此,朕便与你演一场戏又何妨?”
  
  “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事成之后我便离开。”锦瑟语气冰冷,不含一丝感情
  
  “这是自然。”皇上答应地极为爽快。
  
  锦瑟默然,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终归是皇上这盘棋里的棋子,而她能做的,就是发挥她的作用。
  
  琴妃,必须是可以蛊惑君心的红颜祸水,只有这样,才是四王爷满意的效果。而她要做的,不过是以假乱真,迷惑四王爷的思想,使四王爷误认为已经达到了他要的结果。
  
  几日后,皇宫人尽皆知,北城的第一歌姬锦瑟宠冠后宫,皇上甚至不理朝政,夜夜笙歌于琴妃寝宫中。一时朝堂大乱,指责琴妃为红颜祸水,处死琴妃的呼声越来越高。而皇上闻此,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甚至提出一个月后琴妃生辰,要大办宴席,给琴妃一个盛大的晚宴。
  
  锦瑟对此充耳不闻,整日呆在自己的寝宫中,皇帝给她的任务,不过是让她陪他演戏,让北城人尽皆知他是一个沉溺美色的昏君。如今也算功德圆满了,只差一个机会,便可将二王爷和四王爷同时拉下马来。不过表面上,她依旧是四王爷的派来的奸细,每隔几日便会给四王爷传个消息报告给他最新的情况,以显她的忠心不二。自然,这些消息多是半真半假的。
  
  【肆】琴妃宴会生事端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一个月,锦瑟把帝王宠妃的模样做足了,当真是一个表面温柔美丽,善解人意,内心不择手段的女子。
  
  锦瑟生辰的晚上,皇上在宫中大设宴席,将朝中大臣全部请来,为琴妃庆祝生辰。歌舞一个接一个地表演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至于有几分真几分假,就不得而知了。
  
  锦瑟端坐于皇上身旁,始终挂着一抹得体的微笑,不时地举杯敬酒,面上不露声色,心下却异常紧张,手心早已渗出些许细汗。
  
  终于,宫门口传来兵刃交错的声音,不过一会儿功夫,二王爷和四王爷的兵便已冲入宫中,将宫内的人团团围住。
  
  锦瑟站起身来,下意识地看了眼皇上,见其面色如常,知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在一众大臣惶惶不安之时,二王爷和四王爷缓步走向前来。四王爷目光直直地看向高位上的帝王,扬声道:“皇兄,我已将你的宫殿包围,你还是尽快写禅位诏书吧,如此我还能饶你一命。”
  
  在座的大臣倒吸一口冷气,看向坐在高位始终不发一语的皇上。就在他们焦急地思考退路时,皇上突然笑了,缓缓从台阶上走下,声音沉稳而不失威严:“朕的两位傻皇弟,你们还没发现你们身后的兵是谁的人吗?”
  
  “自然是我的人。”四王爷毫不犹豫地答,又向身后挥了挥手,果断地下达命令,“上!活捉皇上者赏金千两,封万户侯。”
  
  身后出了奇地安静,没有一人有所动作,四王爷扭头看了眼身后个个面容冷峻的士兵,终于察觉出不对劲,急忙和二王爷一起向后退了几步,想要远离自己的兵,却被两个士兵拦住了身后的退路。
  
  皇上满意地看着二王爷和四王爷惊慌失措的表情,终于开口道:“可还满意朕给你们的这份惊喜?”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四王爷惊慌地叫道,目光无意间瞟到站在皇上身后的锦瑟,似是看到了希望般大喊,“锦瑟,给我拿下皇上,快!”
  
  锦瑟只冷冷地瞥他一眼,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皇上转头看了眼锦瑟,笑得更加得意:“锦瑟本就是朕安排在你身边的人,你竟还指望着她救你,妄想吧。”
  
  四王爷狼狈地跌倒在地,眼神空洞,透出一片死灰。皇上眼眸一沉,正欲让人将二人打入大牢,宫门口再次传来打斗声,比之刚才更为激烈。皇上似乎没料到这种变故,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和惊诧。
  
  不过皇上并没有惊讶多久,因为那一群人已经闯入宫殿内,迅速地堵住了任何可以逃跑的路。看着那群人的装扮,锦瑟的心不自觉地拔高,这群人,分明是江湖上的侠客。朝堂与江湖从未有过任何冲突,今日这情势,又是个什么情况?
  
  人群中让出一条道路,一名男子缓缓走出,白衣胜,纤尘不染。锦瑟拼命抑制住激动的心情,目光自那男子出现后就未离开过他的脸,内心深处在无声的大喊:
  
  华年,那是华年!
  
  大殿上无一人说话,皆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终于,皇上低沉的声音打破了那诡异的寂静:“朕的三皇弟,你隐世五年,终于舍得出现了,真是太令朕惊讶了。”
  
  锦瑟心中大震,朝堂上人尽皆知,三王爷隐世多年,不理朝政。原来他便是那不曾出现过的三王爷——苏锦辰。
  
  苏锦辰抿了抿唇,一双丹凤眼再不复以往的邪魅,有的只是望不见底的深邃:“臣弟此来,并无恶意,只是想要带走臣弟的妻。”
  
  “哦?”皇上挑眉,语气中隐隐透出些许疑惑,“不知皇弟的妻是何人,能得皇弟如此深爱?”
  
  苏锦辰转眸深情地看着锦瑟,突然提起轻功飞到锦瑟身边,一把搂住了她的细腰,对着皇上笑道:“就是她,她便是我今生唯一的妻。”
  
  皇上略有些惊讶地看了看锦瑟,转而又看了眼苏锦辰,突然大笑:“既然锦瑟姑娘是皇弟的妻,那就带着她离开吧。”
  
  苏锦辰抬眸淡淡的看了眼皇上,他的皇兄何时变得如此宽容大度了?不过既然皇上都已经开口了,苏锦辰也不再多说,牵着锦瑟的手大步踏出了宫门,却没注意到皇上眼底的阴鸷。
  
  锦瑟低头看了眼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心中莫名的欣喜,或许这便是幸福吧。她笑了,紧紧回握住苏锦辰的手。从此,眼前这个男人,便是她的天,她的一切。
  
  【伍】红颜早逝泪沾巾
  
  “锦瑟,我们离开北城吧,远走高飞。”苏锦辰轻声对锦瑟道,眼神真挚而又渴望。
  
  “好。”锦瑟开心地答,似乎觉得不够,又补了一句,“锦瑟要和华年在一起,一生一世,不,是生生世世。”
  
  苏锦辰宠溺地看着她笑了笑:“好,生生世世。”
  
  金色的阳光倾泄在苏锦辰的周围,锦瑟眯眼看他,却感觉身边的人是这么的耀眼,这么的夺目。
  
  “给朕放箭!”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立于高高的城楼之上,说出来的话冰冷无情,“底下的人,一个不留!”
  
  霎时间箭雨袭来,苏锦辰急忙一个旋身将锦瑟护在身后,迅速拔剑出来挡开一支支射来的箭。
  
  锦瑟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狠狠地瞪着高处的皇上,仰起头高声骂道:“苏锦志,你言而无信,枉为君王!”
  
  皇上站在城楼上仰头大笑,尽显狂妄:“怎会是言而无信呢?你可以离去,但他苏锦辰不可以!”
  
  锦瑟冷冷一笑,不再多说,正欲转身寻找躲藏的地方,忽然眼尖的看见皇上手中拿了弓箭,箭头瞄准了正在奋战的苏锦辰。
  
  “华年小心!”锦瑟大叫着扑过去,与此同时,皇上手一松,箭离了弦直直地对准苏锦辰射来。锦瑟猛地一把搂住苏锦辰,长箭从她的背后射入,贯穿了她的身体。
  
  苏锦辰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锦瑟靠着他的身体软软倒下,鲜血浸透了她的衣裙,滴在地上,妖娆而刺眼。
  
  “锦瑟,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我怕。”苏锦辰紧紧抱住锦瑟,眼眶发红,声音中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锦瑟你别睡,千万别睡,别丢下我一人,好不好?”
  
  “华年,”锦瑟面色苍白,转头深深凝视着苏锦辰,“对不起。好不容易找到了你,我却要离开了。”
  
  苏锦辰狠狠摇头:“不,我不要你离开我。锦瑟,你听到了没?我不准你离开我,不准!”说到最后,竟是类似于绝望般的咆哮。
  
  锦瑟费力地笑笑,努力抬起手抚摸着苏锦辰的脸庞:“这一生遇你,是我之幸。可惜,我不能陪你了。”
  
  “别说了,别说了。”苏锦辰慌忙打断她的话,语无伦次地道,“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这就去,这就去……”
  
  锦瑟摇了摇头,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努力的睁大眼睛,希望可以将苏锦辰的音容笑貌永远刻在心里:“下一世,我等你。奈何桥上,永不分离……”
  
  抚摸着苏锦辰脸庞的手蓦地掉落,苏锦辰哑着声音低低唤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他终于忍不住仰天怒吼:“苏锦志,你不得好死!——”
  
  据后来史书记载,天雍十年,琴妃生辰之日,二王爷和四王爷举兵谋反。与此同时,隐世多年的三王爷突然出现在琴妃宴会上带走了琴妃。皇宫一片动乱,琴妃在动乱之时被乱箭穿心。当日,北城血流成河,帝王遇刺身亡,被人碎尸万段,惨不忍睹。反动派趁机夺权,一时间风云变色,江山易主。
  
  而在距离北城不远的郊外,静静地矗立着一座坟头。墓碑上刻着几个大字,赫然写着“吾妻锦瑟之墓”。
  
  苏锦辰跪坐在锦瑟坟前,伸手轻轻抚摸着墓碑,目光温柔而深情:“锦瑟,我为你报仇了,那个狗皇帝被我杀了,你等等我,我来寻你了。”
  
  缓缓抽出腰间佩剑,苏锦辰静静地看了半晌,突然将其架在脖子上用力一抹,鲜血从脖颈间喷涌而出,苏锦辰踉跄着前进了几步,倒在了坟旁,轻松地笑了。
  
  锦瑟,你知道吗?那晚的劫匪,是我故意为之,我知道你是四王爷的底牌,接近你是我的目的。可是,我竟被你迷住了,喜欢上了你。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我不知道,或许是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那声“夫君”开始的吧?那时候的你,浑身都有着一种勾人心魂的魅力,让我不由自主的去想你,喜欢上你。
  
  锦瑟,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就是那个女孩,浑身脏兮兮的眼睛却明亮如星的女孩,那个小时候立誓要与我并肩而行的女孩。儿时我们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楚地记得。我想要娶你为妻,却未曾想到你早已不再是那个靠乞讨而生的女孩了,你有着自己的使命要完成。
  
  当我得知你入宫的时候,我想我应该是魔怔了。我翻墙进来寻你,只为带你走。可是,你却拒绝了我。我召集了众多江湖上武功高强的侠客,谋划了好长时间,才找到机会闯入皇宫,救你出来。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你竟是皇上的棋子。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我爱你,这便足够了。
  
  娘子,愿来世永不分离。
  
  【陆】生生世世不分离
  
  十年前,花灯节。
  
  北城的街道热闹非凡,几乎人人手中都提着一盏制作精巧的灯笼,穿梭于大街上,却无人注意到街角瑟缩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眼神怯怯地看着热闹的人群,始终不敢站起身来。
  
  “来,起来。”男孩稚嫩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我带你去买花灯。”
  
  女孩惊诧地抬头,目光转向男孩伸出的小手上,有些犹豫地将自己脏兮兮的小手伸了过去,却在即将触碰的一瞬间触电般地缩了回去。
  
  男孩的眉毛微不可见地拧了拧,直接伸手将女孩拽了起来,带着她来到了人群中,指着空中的一闪一闪的天灯开心地笑着:“看,这里多热闹,为什么非要缩在那阴暗的角落呢?”
  
  女孩顺着男孩指的方向看去,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光亮,小声地要求:“我可以放一次那个灯吗?”似是害怕男孩不答应,又急忙补充了一句,“就一次,好吗?”
  
  男孩被她小心翼翼地模样逗笑了,点头应道:“当然可以。”顿了顿,又道,“不过,你得在上面写上你的愿望。”
  
  女孩欣喜地接过天灯,捧着它开心地转了个圈,又有些为难地开口:“可是,我不会写字。”
  
  “没关系,我来写。”男孩将毛笔蘸饱了墨水,对着女孩扬了扬手,“说吧,你的愿望,我帮你写。”
  
  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眼眸一亮:“我要长大后成为像小公子一样的人!”
  
  “我?”男孩哑然失笑,“你为什么想像我一样?”
  
  “因为只有这样,锦瑟才能与小公子并肩而行!”女孩坚定的语气中,有着满满地渴望。
  
  “原来你叫锦瑟啊。”男孩笑看着乘载着女孩愿望的天灯飞得越来越高,随口吟了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小公子的这句话好听,是诗句吗?我记住了。”
  
  “不许叫我小公子!”
  
  “那叫什么?”
  
  “那……”男孩略一思考,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就叫我华年,锦瑟思华年,华年这个名字,甚好!”
  
  “……”
  
  十年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在这十年间,锦瑟成为了皇帝安排在四王爷身边的眼线。她的胆大妄为却又深藏不露深得皇帝的赏识,由此也换来了皇帝给她的承诺:事成之后,许她一世衣食无忧。
  
  她隐忍在四王府多年,只为有朝一日可以完成任务,寻得她心中的那位小公子。那个在她幼时给她希望和鼓励的华年。
  
  她未曾想到,多年不见,华年竟已是北城有名的神偷“鬼首”,更未曾想到,他还有着另一层身份,三王爷苏锦辰。
  
  为他挡下那一剑时,透过他焦急而又通红的眼神,她竟又看见了十年前花灯会上的情景,那么美好,那么温暖。
  
  “为什么对我这个乞丐那么好呢?”
  
  “因为你是锦瑟。”
  
  “可是,我的身份注定不能和你在一起……”
  
  “那又如何?我不在乎。”
  
  奈何桥上,锦瑟一袭凤冠披霞,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华年却看的分明,那是锦瑟在向他招手。他笑了,向着远方的奈何桥奔去,在凡间没有结为夫妻,就让他们在这奈何桥上结为夫妻,生生世世,不分离。
  
  
分享到:
  1. 上一篇:那年那玫瑰
  2.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1. 弹指江湖
  2. 爱情小说
  3. 故事新编
  4. 青春校园
  5. 百味人生
  6. 都市言情

推荐阅读

  1. 那年那玫瑰
  2. 来不及说我爱你
  3. 至此天涯,岁月已晚
  4. 一时的离去一辈子的痛
  5. 爱的伤与痛
  6. 蔓沙朱华
  7. 老盐柠檬水【一】
  8. 美丽在奈何桥里相遇

热门阅读

  1. 微小说小感动
  2. 黑道言情恶女,亲了我就要用你的身体来补偿
  3. 这些年,他默默地来过她的世界
  4. 那些触动心脏的微小说 看着看着,心疼了,
  5. 幸福,原来只是一朵塑料花
  6. 第三者的爱情
  7. 原来爱情可以这么伤(完结)
  8. 为了她,我始终还是离开这世界!!!

钱柜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