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平台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钱柜娱乐平台,钱柜娱乐平台官网-钱柜娱乐亚洲真钱老虎机首选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诗歌
世俗评说
乱谈八卦
处事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黑道言情恶女,亲了我就要用你的身体来补偿

时间:2013-07-17 来源:原创 作者:天子老大 阅读:加载中..
    文/天子老大QQ4880790
  
  
  
  第一章
  
  
  辛莎娜小档一案
  
  星座:狮子座
  血型:0型
  性格:狂一妄自大、好强好胜
  专长:打架
  最爱看的电影:英雄本l,英雄本色2,英雄本色3。
  最崇拜的人:魔鬼阿诺、小马哥(不是二市长的那一个)
  志愿:成为帮一派少一女、大姐大。
  
  
  所谓的大姐大,就是身手不凡,勇猛无敌,豪爽硬气,绝不轻易喊痛的不良少一女---
  
  “嘶---痛、痛、痛---痛死了!”
  
  消毒药水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中,私人诊所内,一名容貌秀艳的少一女,正张牙舞爪的咆哮着。
  
  “怕痛,就不要一天到晚跟人打架。”一名身形高大的老人正弯是检一视少一女身上的伤口,脖子上挂的听诊器显示了他的职业。
  
  她身上的制一服掀开,露一出腹部的瘀伤,那一大块青紫令人不敢相信是在这名如花似玉的少一女身上。
  
  而她本人却是一点也不以为意,仍是下驯的昂着下巴,学一生裙下的修一长玉一腿很海派的跷起。
  
  “今天打了几场?”老人伸手轻一按了下,问道。
  
  “三常”少一女一脸稀松平常的说道:“早上和北区的老大交手,中午和西区的大哥过了几招,傍晚在路边抓到个小混混,可惜他太弱了,不算数。”她不经意的舒展四肢,松松筋骨,脸上有抹年少狂一妄的自负。
  
  近看之下,她的容貌,有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美丽---
  
  凤眼水亮,红一唇戏话,于美丽中带着三分英气、三分骄傲,和三分的野性。而匀称的四肢,妍媚的身骨,使她在言语举止间有股坏学一生的吊儿郎当,却又充斥着同龄少一女罕见的气派。
  
  “即使你是天生的会打架,也不是这么蛮干法。”确定没有内伤后,老人回身剪下一块纱布。
  
  少一女下巴微拾,神情不驯的说道:“蛮干又怎样?我就是喜欢痛快的打一场,整天窝在房间念书写功课,人生乏味哪!”
  
  “乏味,但是踏实安稳。”老人伸手打开了药用酒精瓶,继续道:“你这好勇斗狠,爱找刺一激的性子再不改,总确一天会满身窟窿,全身血一淋一淋的让人抬进来。”
  
  “那也好,”她挑了挑眉,一脸的无所谓。“正好试试你的医术。”
  
  “贫嘴,真是不知死活的野姑娘。”老人口一中念着,手中沾着酒精的棉花用一力往她伤口处一擦。
  
  “嘶---”少一女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开骂:“死老头,轻一点行不行!”酒精消毒的烧的感可不好受。
  
  老人听了脸一沉,斥道:“闭嘴,连你爸爸也不敢这么叫我。”
  
  “那当然,他是你儿子,我又不是你儿子。”少一女仍是不驯的道。
  
  “你当然不是我儿子,你是我的孙女。”老人说着,沾着药水的棉花棒往她伤处抹去。
  
  “别这么用一力擦药,暴一力医生!”她埋怨的叫道。
  
  “你这种孙女就要这么对付。”老人嘴里数落着,一边敷上纱布。“你看小蕾多乖,只来让我看过青春痘,哪象你,三天两头让我为你治跌打损伤。”
  
  受伤的少一女,正是北区不良少一女中以酷爱打架闻名,有‘母狮’之称的辛莎娜,老人则是她的祖父。
  
  辛老医生的性一情孤僻,虽然儿子是商场上数一数二的企业巨头,媳妇性一情温良又孝顺,但他却不愿同享富贵,也不肯让家人照顾,坚持一个人搬出来,在陋巷开了一间小小的诊所自娱。
  
  “老头一子,纱布这样胡乱绑,你是不是密医啊!”莎娜怀疑的望着老人些微颤一抖的手以及有些笨拙的手法。
  
  “什么密医,我当年可是帝一国大学医学院第一名毕业的。”老人骄傲的说道,那神态和眼前的少一女倒有几分相似。
  
  “怪医秦博士也是东京帝大毕业的,他不就是密医?”
  
  “枉费你天生聪明,却是不学无术,满口胡说八道。”老人将纱布尾端固定,为孙女拉上衣服。
  
  莎娜从小就好动,爬树钻洞的到处玩耍,每每弄了一身的擦伤跌伤,总是跑来找他这个阿公擦药水;长大后不学好,效仿电影里面的‘英雄好汉’混街头,不知令大人们担了多少心。
  
  
  然而辛家人性一情温和又疼爱孩子,不也舍不得骂,即使心中担忧,也不敢稍露颜色,怕增加孩子的内疚和心理负担,如此温善体贴的父母,更加造就了她的无一法一无一天。现在唯一敢骂她的,也只剩他这孤僻刚直的老祖父。然而,孙女劣性已养成,似乎再怎么说也无法挽回了。
  
  “好了,以后别再一天到晚往这儿跑,把老头一子搞烦了可是会拒收病人的。”老人说完便转过身去写病历。
  
  “才没得让你清闲哩!”她一边扣上钮扣,边说道:“明天我就要转到新学校了。”
  
  “转学?”老人听了她的话,眉头诧异地抬起。“好好的干嘛转学?”
  
  辛家虽然财力庞大,社一会地位不凡,但男女主人仍保有谦逊温和的性一情,一切顺其自然.不但不在意女儿读的是名校还是是放牛学校,更加不会为了自己的面子,刻意督促功课。至于小施以‘帝王学’精英教育云云的,那更是天方夜谭了。这也算是莎娜具有学校授课以外的‘特殊才艺’---打架的原因之一吧!
  
  
  这种放牛吃草的教养方式,与其说是事业忙碌,疏于管一教,还不如说是辛家人天生缺乏与人斤斤计效的心思。所以莎娜和蕾儿从小就在学区。公立学校就读,而非千方百计的选出国,或挤进私立名校,这也是为何辛老医生在听到‘转学’时,觉得有些诧异的原因。
  
  
  只见莎娜嘻嘻一笑,说道:“生活过的太无聊了啊,我和蕾蕾约定好,今年要的生日礼物就是‘转学’。你也知道,爹地向来没有什么意见,只笑眯眯的说,换换环境,很好啊!倒是妈咪好兴一奋,马上跑去新学校拿表格,还说要亲手做新制一服给我们。”
  
  “你要转去哪一间学校?”
  
  “鬼谷学园。”
  
  老人听了一楞。“这是什么学校?怎么取这种怪名。”
  
  只见莎娜得意的说道:“鬼谷学园在道上很有名气哪!出过很多有名的大人物。”
  
  “应该说是大流氓吧!”老人不以为然的皱眉,手中笔飞舞的写着“医生体”
  
  “转去那种流氓学校,能学到技艺东西,会教物理学、生化学、和CPR(人工急救术)吗?”
  
  “会教一徒手搏击、擒拿术、和帮一派管理学。”
  
  老人听了眉头聚拢,沉声说道;“你今年已经十七岁,年纪也不小了,别的孩子这时都在循规蹈矩的念书,即使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但至少是一步步的在累积知识,而你---”
  
  他斜睨着眼前一脸不驯的孙女。“你虽然天生聪明却无心念书,干脆及早找个好男人嫁算了。”
  
  “我就是为了找好男人才转学的埃”她从椅上跳了下来,淘气又艳媚的朝老人眨了眨眼,说:“鬼谷的男学一生都是体格一流、剽悍霸气的老大级人物,男人中的男人,比起寻常的国中生威风多了。
  
  “一流的男人不是靠外表.靠力气,而是靠这个。老人用手比了一下头。“你年纪小,只重皮相之美,还不懂得欣赏男人的价值。
  
  “我当然懂得欣赏男人喽!她撒娇的在老人颊上亲了一记。“像阿公你头脑好,年轻的时候又是体坛健将,不就是一流的男人吗!
  
  老人满是皱纹的面上绽出好气又好笑的神情,显然是拿这个我行我素的孙女一点办法也没有。
  
  过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那小蕾呢?难道她也跟你一起转去那间流氓学校?”
  
  他的另一个孙女辛蕾儿,从小就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惹人怜爱,长大后娇气益重,才擦破一点皮就哭得泪水泛滥,说起来,也是另一种头痛。
  
  “哈!怎么可能!”莎娜听了哈哈大笑。“我们辛家的宝贝小公主去读鬼谷学园,那还得了!就像我永远也不会去读她中意的那间优礼……什么碗糕的高中。”
  
  她潇洒的背起书包走到门口,牵起脚踏车,回头笑说道:“那种假正经一学校,就算打死我也不会去念的啦!”
  
  *********
  
  当黑色劳斯莱斯准时在五点三十分出现时,我的心剧烈的跳着---他来了!
  
  修一长的身影跨出了车门,水蓝色西装衬出他的高尚优雅。只见他不带声响的推开了门,从容的踱了过来,在我对面的书架前驻足。
  
  我假装专心读着手中的《百年孤寂》眼光却飘掠过书缘,偷偷的望着他,一颗心怦、怦、怦的跳着,我知道,此时书店里所有的女孩都和我一样,虽然每个人一手上的书不同,但,我们都在偷看他。他不经意的浏览着手中的书,睫羽低垂着,书本几乎掩住了他俊美的容颜,而那双一修一长的、属于少年的手,正轻轻的翻过书页。卷起的微风,荡着他黑柔的发一丝。
  
  “二少爷,该回去了。”
  
  简单的一句话,就这么结束了我的梦幻时光,如此尽忠职守的司机,真是可恨啊!
  
  当我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时,他突然抬头和我的目光相对,那是我所见才最漂亮的黑眼瞳.漆黑如深潭.却又闪着星光;仿佛流转着黑光的宝石,美丽.温柔,令人正不住心动,令人移不开目光。
  
  察觉到我的注视,他不但没有生气,使关面容反而统出微微一笑。
  
  老天,就只这么一笑,即使让我现在死去,也毫无遗憾。吴王夫差算什么?!他为博西施一笑而令宫女撕一裂布帛,而我,为了他这一笑,我愿意……我愿意……抛弃学籍,抛弃至亲手足,投奔到优利昂西高中!
  
  
  明天,只要再过十二小时,她就可以从书店中偶遇的陌生女孩,变成为‘他’的学一妹了。蕾儿强自抑下心中的兴一奋,埋头写她的日记
  
  当黑色劳斯莱斯驶走时,我的心也随之离去。轻拉一下书包,我走出了书店,准备等待下N次的惊艳。
  
  *********
  
  蕾儿停笔,来回的读了两遍,显然对这段文一字相当满意。然后,她提笔继续。
  
  他是我放学后的秘密情人,他是我所见过最美的十七岁生物---
  
  写到这里,她顿了一下。
  
  不对,他并不是‘最’美的。因为,还有莎娜。
  
  莎娜是她的同一胞姐姐,两人虽只相差一岁,外貌、性格却是截然不同。
  
  她斯文秀雅,颇具文学长才,写得一手好文章,是品学兼优的模范生;莎娜美艳不驯,敏锐果决,加上天生的好身手,是令小混混闻风丧胆的女老大。
  
  她们姐妹可以说是各有所长,各擅胜场,也各自拥有一群不相交集的仰慕者,但是,她内心知道,自己永远也比不上莎娜。
  
  因为她缺少那种让人眼睛一亮、便再也移不开的特质---就像他一样。
  
  此时,蕾儿脑中突然浮现起两个鲜明的意象,落笔便写:
  
  如果他优美优雅如银豹,那么,莎娜就是艳而热情的红狮。如果有那么一天。这光芒夺目的两人站在一起,会是怎样的情景呢?相信地上所有的花朵都有会枯萎,天上所有星星都有会失色。
  
  不过,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的,因为,即将转去优利昂西高中的人是我,而不是莎娜。
  
  蕾儿唇边绽出满意的微笑,轻轻合上了日记本。
  
  
  “妈还没回来吧!”莎娜劈头就问。
  
  “还没。”蕾儿皱眉看着立在台阶前,一身凌一乱制一服的姐姐。“你又打架了?”
  
  “别跟妈打小报告。”莎娜警告的瞥了妹妹一眼,随即大步走人客厅。
  
  莎娜轻一松的打开电视遥控器,高挑而一身尘土斑斑的她,大刺刺的靠人纯白色系的沙发椅中,和这高雅的客厅相较,显得相当的霸道且格格不入。
  
  蕾儿不以为然的瞥了姐姐一眼,说道:“莎娜,你有空多读读世界名著,培养气质吧,别老是一副没教养的模样。像我,这礼拜就看完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白一痴》。”
  
  “白一痴?干嘛看那种书?你将来要当心理医生吗?”
  
  “喔!莎娜,你有水准一点好不好?”蕾儿以花边手帕掂了掂额头,受不了的说道:“女孩就应该过着一边读村上春树的小说,一边喝伯爵红茶的优雅生活。”
  
  “那么,在她看完那本书之前,会先饿死。”莎娜嘲讽的勾起红一唇。
  
  “莎娜,你真是一点上流家庭子女的自觉都没有。爹地可是资产超过十亿的大企业家呢!”
  
  “正确的数字是三十二亿。”除了打架,莎娜对数字也有天生的敏锐。
  
  “管它到底多少钱,”蕾儿皱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中的花帕,“我们是千金小一姐.只要负责花钱就好了嘛!爸的财团是全台一湾最富有的财团。”
  
  “错!”莎娜果决的回答,眼睛仍盯着电视上猛拍惊堂木的包青天。“唐氏企业才是全台一湾资产最雄厚的财团。”
  
  狂一妄好胜的她,对顶尖企业向来是颇具兴趣的,时常作着白日梦,幻想自己终有一天能继承父亲的事业,成为企业总裁,带领辛氏朝‘多元化’发展。将之扩张到全世界,成为企业帝一国。财力加上‘武力’,到时候,
  
  哼哼!
  
  她眼睛仍盯着电视,但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唇边绽出得意的笑。
  
  “唐氏……”蕾儿难得的沉默了下来,因为此刻她脑中忽然闪过书店中那俊美少年的袖扣上绣着---ATONG(唐)。
  
  就在蕾儿陷入沉思,莎娜沉醉于白日梦之际,门关传来一声娇一媚的呼唤---
  
  “哎呀!”
  
  光是那娇一软的一声“哎呀”,足以令所有男人愿意为她漏夜排队买纪一念套币。
  
  “莎莎、蕾蕾,都已经八点多了,你们宁可饿着也不下厨房?这样妈咪好心疼的!”随着娇一声软语,走入一名美一妇一人。
  
  听那声音语气,令人以为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然而美丽眼眸边的鱼尾细纹,泄一漏了她的真一实年龄。只见她手上挂着纯白小皮包,另一手抱了一束花,在玄关处弯身换上白色绒毛拖鞋,走入客厅。
  
  “妈,今一晚去哪里快活啦?”莎娜往后一摆手,算是向母亲打招呼。
  
  “莎莎、蕾蕾,对不起喔!妈咪今天赶着去听音乐会,出门前没来得及帮你们煮晚餐。”美一妇一人娇柔的语一音充满歉意,仿佛她是在向严厉的婆婆忏悔自己的失职,而不是对女儿们说话。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如蝴蝶般轻巧的踏入厨房,不一会儿,探头对容厅中的大女儿说道:“莎莎,吃义大利海鲜面好不好?妈咪昨天才向拿坡里餐厅的主厨叔叔学来的喔!”
  
  “喔---”莎娜不满的低吼,以手支额。“妈,你以后不要这样叫好不好?我都已经高二了,又不是幼稚园学一生!”
  
  “可是,叫莎莎比较可爱嘛!”美一妇一人委屈的说道。“人家觉得莎莎很好听啊!”
  
  “唉,你都已经几岁了。还人家、人家的,真是…”莎娜有些受不了的说道。
  
  这名娇柔天真的妇一人,正是莎娜姐妹的母亲,也是辛氏企业的总裁夫人。
  
  她揉合了成熟一女子的娇一媚和少一女的纯真,是会带给所有男人绮梦的女人,而她的美貌和气质,也传给了两个女儿,蕾儿遗传到她的娇,莎娜则得到她的媚。当她们母女三人一齐出游时,方圆百里所有的名花皆尽失色。
  
  辛母很快的煮好了两份香喷喷的美食,餐桌上,望着狼吞虎咽和细嚼慢咽的两个女儿,娇美面容露一出身为母亲的满足,除了——
  
  “咦,莎莎,你身上怎么有股味道?”闻起来像是……
  
  莎娜听了秀眉一扬,仿若不经意的说道:“走在路上不小心让野狗踩到了。”
  
  “妈,那是……”蕾儿张口欲言。
  
  莎娜凤眼一眯,眼尾锐光扫向妹妹。
  
  “没有啦!”蕾儿连忙改口。“莎娜问我新学校的入学申请书是不是还没填?”她从小就对姐姐惧怕有加,凡事不敢违逆。
  
  辛母展开笑颜。“不急,妈咪等一下签一名盖章就好了。”
  
  她顿了一下,美丽杏眼关怀的望着一脸无事的大女儿外心翼翼的问道:“莎娜,你……是不是受伤了?”
  
  刚才那味道,有点像公公诊所里的消毒药水。
  
  “哪有!你没事别胡思乱想。瞧!不是好好的吗?”莎娜向母亲笑说着,还保证似的用一力捶了下胸膛。
  
  辛母露一出放心的神色。“明天要到新学校报到,你们姐妹俩早点睡吧!”说话的同时,俐落的将带回的花束修剪好,插一入花瓶中。
  
  在客厅的灯光照射下,那只晶莹透彻的水晶瓶中,立着几枝雏菊,那淡黄的花瓣,在以纯白色调为主的辛家客厅中,显得相当的抢眼。
  
  “好,晚安。”莎娜满脸笑容的向母亲道晚安。随即掩上房门。
  
  她一转身,明艳的秀脸马上皱挤了起来。“好一痛---”
  
  “活该!谁叫你要在妈面前逞强。”蕾儿一脸的幸灾乐祸。
  
  “她若知道女儿整天在街上除暴安良,只怕早吓死了。”莎娜嘴里说着,抬手脱一下一身上的衣服,露一出了少一女那包束不注呼之欲出的健美胸一脯,以及腹部的绷带。
  
  蕾儿朝她身上的绷带瞥了一眼,细眉皱起,说:“你伤成这样,明天还能去新学校报到吗?”
  
  莎娜要去念的是有名的流氓学校,学一生都是老大级的各家好汉,他们招待新生的节目,想当然耳是非常‘精彩’的。
  
  “放心,这点小伤,对你老姐来说算不了什么。”莎娜笑道。她已换上印有机器战警的睡衣,婀娜曲线在男孩子气的睡衣下反而透出独特的魅惑。
  
  “反正,”蕾儿耸了耸肩。“你从来没打输过。”换上她的白公主纺纱睡衣,窝上了床。
  
  虽然辛宅占地很大,多的是房间,但她们姐妹俩从小就同睡一间寝房,而且是上下铺,这是辛母的坚持。
  
  “咦?我床一上怎么会有这玩意儿?”莎娜爬到上铺,发觉床一上多了一只凯蒂猫,不禁皱超眉头。
  
  “那还用说,当然是妈咪放上去的。”蕾儿回答。
  
  “无聊!”莎娜毫无怜惜的抓起猫耳朵,一把扔到床下。
  
  母亲总是趁她不在家时,偷偷放些毛一茸一茸又可爱到恶心的玩偶上一床,想将她潜移默化成一看到猫就尖一叫“好可爱喔!”的正常女孩。
  
  “小蕾,你要念的那间学校,再说一次来听听。”她轻一抚着胸腹间的伤处,睡衣下的绷带传来淡淡的消毒药水味。
  
  “优利昂西高中。”蕾儿愉快的声音从下铺传来。
  
  “优利……嘶---”这么长的校名,念得她肋骨又痛了起来。“什么怪校名,狂得一长串的。”她埋怨着。
  
  “莎娜,知道我为何执意要去优礼昂西念高中吗?”蕾儿伸长手臂,将床头上的凯蒂猫抱在怀中,眉开眼笑。
  
  “不知道。”她从来不能理解妹妹的兴趣。比如,那种一脸呆滞的布偶什么可爱的?
  
  “因为---”原本想告诉姐姐每天下午在书店的艳遇,不知为何,蕾儿的舌一头防卫性的自动转向了。“不告诉你!”
  
  “神一经。”莎娜咕咕着。
  
  “莎娜,你心目中的男性是什么样子?”她很有技巧的换了个话题。
  
  “当然是——”盘腿坐在上铺的莎娜,骄傲的比了一下拱起的手臂。“阿诺。”
  
  如果说,蕾儿是精致文化的服一从者,那她就是原始本能的崇拜者。
  
  没有比看到高大强壮的男性更令她感到快乐的了。那充满力与美的古铜色肌肤,隆一起的手臂肌肉,宽阔厚实的肩膀,每每令她看了之后兴一奋得心房收缩,血液疾流,心中涌起一股挑战似的亢一奋。
  
  欣赏强壮的男人,是她最大的嗜好,而,能手挽着一名强壮的男人走在街上,是她此生追求的目标。
  
  可惜,现实生活中,她只看过被接倒、被瑞倒、和被过肩摔出去的男生,那副魂一飞一魄一散的模样,令她一再又一再的嗟叹失望不已。
  
  “如果我的话,完美的男性应该是,”蕾儿脑中浮现‘他’的回眸一笑,憧憬的说道:“他的黑发比起天鹅绒还要光泽柔一软,他的容貌比起希腊神还要俊美,用中文来形容,叫做俊一逸秀雅,魅力无匹。用英文来说,则是……”
  
  “恶!”莎娜嗤之以鼻的打断她的梦呓。“那种软趴趴、中看不中用的男人,有什么好的?”
  
  莎娜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文弱的男性。
  
  女人弱还有道理可讲,毕竟生理肌肉较为纤细,强求不来,男人弱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罪恶。而体格柔一弱又偏偏生得比女人还俊俏的男生,在她看来,叫做恶心。蕾儿的梦中情人,恰好具备了这两种特质,所以立刻就被她归类为不屑一顾的人种。
  
  这种近乎先天的偏见,可以说是根源于她的本质。她一生下来就是美又强的雌性生物,比如一只母狮子,要她爱上一只公蚂蚁,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那你的阿诺又有什么好的!”心中的‘他’被姐姐如此践一踏,蕾儿愠怒的说首。
  
  “当然好喽!虎背熊腰,雄一壮威一武,如果身手能跟猴子一样敏捷就堪称完美了。”莎娜歪着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过,台一湾找得到这种男人吗?”
  
  “当然找得到。”蕾儿没好气的截断她的话。“你到动物园去找吧!”说完便翻个身,先自入睡去了。
  
  听了妹妹嘲讽的言语,莎娜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她和蕾儿虽然总是鸡同鸭讲,却丝毫不影响她们的姐妹情分。
  
  想到从明天起,就要和妹妹分道扬镳,到不同的学校念书,她心中还真有些不舍。以前都是她帮蕾儿打发那些‘哥一哥缠’的臭男生,不知蕾儿以后是否能自己应付得来?
  
  “嗯嗯,鬼谷学园…”想到新学校,她那双桀傲的凤眼里闪着兴一奋的神采。“听说几名帮一派老大都在那间学校,早就想和他们切磋一下了。”
  
  “斯斯”有两种……喔,不对,是私立学校有两种:一种叫贵一族学校,另一种叫放牛学校,而她和蕾儿正好各择所爱。
  
  蕾儿所选的优礼昂西高中,乃欧洲某贵一族世家所创,是一所超级名门学校,所收学一生都是富家千金、政一界名流之一子,以高尚优雅的贵一族传统为校风。
  
  而她将前去就读的鬼谷学园,则是由金盆洗手的黑一道老大所创,学一生都是家境富有,却爱打架滋事惹是生非的顽劣子弟---她就是最好的例子,以好斗勇狠的流氓精神为其校风。
  
  “鬼谷的老大们,母狮莎娜来喽!”莎挪一把拉过棉被盖在身上,笑眯了眼。
  
  她兴一奋的期待明天的来临。
  
  *********
  
  此时,客厅中的于母,正苦恼地望着手中的两份报名表。
  
  “怎么两间的校名都写英文呢;人家英文又不好,莎莎和蕾蕾也都睡了---嗯。蕾蕾读的是名门贵一族学校;学费一定比较贵,那另外这一份。就是莎莎的喽!我真是最聪明的妈咪,呵!”
  
  一阵轻风从走廊吹入客厅,窗边水晶瓶中的那丛雏菊随风摇曳着,那抖动的花瓣、明亮的花一心仿佛咧开了嘴笑着。
  
  
  
  第二章
  
  凤眼圆睁,莎娜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高一耸的校门。再瞧瞧手中的转学申请书。
  
  她实在很不想骂脏话,可是---
  
  “他X的!他XX的!Fuсk!这到底是怎入一回事!?”她怒吼着,引起校门口来往学一生的侧目。
  
  而这些学一生,男生都穿着整齐得该死的水蓝色西装.女生则是打扮得去他的好看,活像要进宫朝拜似的。
  
  出门前,蕾儿还再三向她确认,确定她拿走的是上头写着“辛莎娜”三个大字的信封,才放心的离去。
  
  蕾儿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她们姐妹俩都没有拿错,错的是里面的申请书。
  
  掏开信封检一视,当她看见以英文书写的校名时,马上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她们那亲爱的、甜美的、有点糊涂的母亲,煮菜一流,烤蛋糕的功夫炉火纯青,做布丁的手艺所向无敌,偏偏就是看不懂英文,然后又不好意思问女儿。
  
  “喔,老天!”她以手支额,申吟着。
  
  这下可真是把女流氓送进太府,小公主丢到武馆,比起面对三个虎虎生风的大男人还更让她头痛。
  
  “算了,先去报到再看看有无转圜地。”她当行立决,快步走入了校大门。
  
  *********
  
  优礼昂西高中二年A班教室---
  
  “你们瞧!这是雅人同学的头发喔!”女同学A小心翼翼的揭开几层手帕,得意的展示着收藏,立即引起四周一阵嘈杂的‘喔’声。
  
  “我趁他在开学一生会干一部会一议时从西装外套一上摸来的。”女同学A得意洋洋的说着,接着双手一交织在胸前,发出了一声赞叹:
  
  “喔——雅人同学就连头发也这么的美……”
  
  “哇!你们小心点摸,会断的啦!”
  
  此时教室内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数,男同学们都去上马术课了,留守的女生们便趁这空档围拢在一起,兴一奋的交换战利品。
  
  莎娜坐在教室后排,学一生裙下的长一腿勾架在前方的椅子上,手支着秀颊,脸上是百般无聊和不耐烦的神情。
  
  在得到教务长一句“依照本校的规定,必须由家长本人亲自到校说明,才能办一理转学。”后,她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到二年A班报到。
  
  虽然她大可如平时一样跷课去外头逍遥,但转念想到明天便换蕾儿来上学,这么做对向来死爱面子的模范生妹妹不太好看,于是只好耐下性子,乖乖的待在教室里了。
  
  “哼!几根头发有什么稀罕,”女同学日不甘示弱,从挂在颈上的精巧绣荷包中取出一颗银色的圆扣。
  
  “我前几天拉到他的钮扣,你们看!”女同学日向四周展示着,上面刻了‘AT’两个英文一字母,显然是“雅人·唐”的英文缩写,而这项新的战利品,马上又引起众少一女的抢夺。
  
  “无聊。”莎娜冷哼了一声,心中充满不屑。
  
  1. [编辑:终点]
  2.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

钱柜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